“起龙”咯!古劳水乡扒丁集训迎龙舟盛事

6月16日、17日(农历五月初三、初四)是2018年鹤山古劳水乡“北控水务杯”龙舟赛开赛的日子。届时,19支龙舟队将齐聚水乡龙舟公园进行比赛。可以想象,河涌里桨影翻飞、喊声阵阵,到处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的热闹场面,一定是游客们感受古劳水乡传统民俗文化的绝佳时机。离比赛还有近一个月,龙舟赛的准备工作做得如何?记者为此进行了采访。

▲蓝天、大榕树、白鹭、河涌和水乡人构成了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画面。当地50多名冯姓村民乘坐小船来到这里,下水寻找龙舟的踪迹。

▲龙舟浮出水面后,村民进行细致清洗,露出坤甸木原貌。

▲冯辉庆老人是一位传统手工艺人,受邀为龙舟赛赶制“龙头”。

▲在“起龙”仪式中,几十位青壮扒丁合力把龙舟抬上岸。

“起龙”

潜藏水底龙舟“重见天日”

为备战龙舟赛,5月16日下午两时,按照乡亲们选择的良辰吉日,古劳镇大埠村“起龙”仪式正式举行。

在被当地人称作古劳“小鸟天堂”的大埠围河涌,一棵巨大的榕树耸立水中,树上栖息着上百只白鹭,时而有几只或低飞嬉戏,或展翅翱翔。就在这片水域,水底潜藏着近10条龙舟。这一天,其中有4条要“重见天日”了。

当地50多名冯姓村民乘坐小船来到这里,然后下水寻找龙舟的踪迹。几分钟后,水下的一条龙舟被水性好的村民找到。大家一起跳下水,从塘泥中将龙舟取出,慢慢将它升至水面。待龙舟完全出水后,众人用舀子将龙舟里的泥水舀出。

约1个半小时后,4条龙舟全部浮出水面。由于龙舟是坤甸木打造的,木质坚硬,加上在水下藏了一年,淤泥青苔沾满全身,使整条龙舟重达两三吨,需要几十位青壮的扒丁合力才能把它抬上岸。

紧接着,众人开始对龙舟进行保养。据75岁的财叔介绍,按照传统习俗,这项工作主要由去年家里添丁的大人负责。需用钢丝擦反复刷洗才能把污物去掉,露出靓丽的坤甸木原貌。上岸后的龙船不能暴晒,需搭棚遮阴,放在阴凉处晾干。

骏景湾大埠龙舟队领队冯辉强介绍,龙船洗刷干净、晾干后,要进行必要的检修,包括防漏、打磨抛光、上油等工序,这几道工序非常重要,关系到龙船的寿命、浮力及阻力等,所以水乡村民每年都花大量资金对龙船进行保养。

据介绍,待龙舟保养好后,扒丁就把它抬到外河进行训练或比赛,水乡人管这个过程叫“扛基”。“扛基”分工明确,有人负责抬龙舟,有人负责用绳向上拉,现场指挥者会敲着铜锣,令几十人把龙舟抬过河道的围基,场面非常壮观。

备战

各龙舟队落力集训

半个月以来,古劳老仁和龙舟队40多名队员都在紧张地集训,希望在今年的龙舟赛中取得好名次。

19岁的小舵手伍炜锋虽然身材精壮,但体重不足100斤,这是舵手最好的人选,去年他开始正式接受训练。伍炜锋告诉记者,作为舵手,最重要的是掌握好平衡和具备好的眼力。他说,自己在古劳一家印刷企业上班,为了集训,他特意向单位请假,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训练效果。

教练苏伯垣是佛山人,执教老仁和龙舟队已经有两年时间了。他曾作为中国男子龙舟队的成员之一,参加过亚运会,中国男子龙舟队还在500米比赛中获得了铜牌。他说,老仁和龙舟队队员年龄在18岁到55岁之间,队员平均体重达72.5公斤,近期每天下午2时至6时他们都在河涌训练,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据古劳龙舟协会负责人介绍,从这个月初开始,古劳镇大部分龙舟队都已经开始紧张的集训了。今年的比赛继续采用中龙,赛场是位于古劳水乡龙舟公园的标准赛道,今年弯道进行了改良改造,更有利于比赛的进行,届时新修好的古劳水乡龙舟公园也将给现场观众带来不一样的观赛体验。

故事

73岁老人潜心雕刻“龙头”

“龙头”,是龙舟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被称为龙舟的灵魂。当年轻力壮的扒丁在水面上浑汗如雨时,古劳镇大埠村73岁的冯辉庆老人正在家中潜心雕刻“龙头”。冯辉庆是一位传统手工艺人,最近,他正受邀为龙舟赛抓紧赶制“龙头”。

在冯辉庆的家中,摆满了用来制作“龙头”的樟木、油漆、金属漆和做木工的工具。他介绍,制作“龙头”首选樟木,因为可以防虫防潮,而且坚韧。今年,古劳大埠、仁和以及沙坪坡山、源龙四个村的“龙头”都是由冯辉庆制作的,制作一个“龙头”约需要15天,算下来,工期还比较赶。

冯辉庆说,其实每条龙舟的“龙身”是一样的,但“龙头”各不相同,比如大埠村的龙头,鼻子稍高,牙齿形状不同,这些都让该村的“龙头”显得更加威武,却又不失玲珑。

冯辉庆回忆,1981年他就开始制作“龙头”了。参赛完后,一般“龙头”、船桨都会由村委会集中放置在专门的位置,来年用时再“请”出来。而古劳年代久远一点的“龙头”,已经有160多年历史了,有的已经不适合在赛场上使用,于是被摆放起来,成了几代人的共同回忆。(文/图 程建华 任龙)

(责任编辑:梁丽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