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毕业季——来场“最后狂欢” 迎接新的挑战

临近毕业的大学生,大部分都将走出象牙塔踏进社会,因此都爱“折腾”一番,选择旅游、聚餐,和朋友来一场“最后狂欢”,有的人流下了离愁的泪水,有的匆忙得来不及悲伤就散场了。随之而来的,如何投入新一轮的拼搏,是毕业生眼下要面对的问题。

家键和舍友们在校园里搞怪合影,留下青春的模样。

毕业游缓解焦躁与不安

日前,携程发布的一份《2019毕业旅行机票出行趋势预测报告》显示,71%的受访毕业生有出游意愿,其中43%的毕业生已安排好出游行程。我市的大学毕业生在这方面的情况如何?

阿庞是五邑大学应用物理与材料学院的大四学生,刚刚结束了自己的毕业旅行。因为不久后就要入职工作了,阿庞便就近选择了湖南长沙作为本次旅行的目的地,约上最好的同学,来了一场三天两夜的“最后狂欢”,“在正式投入工作之前来一趟毕业旅行,给我的大学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阿庞说。

旅途中总是充满了惊喜和遗憾,阿庞旅途中走进一家酒馆,刚好碰到说书人说评书,虽然不知道说书人说的是哪本书,但其声情并茂地表演令阿庞和他的朋友沉浸其中。只可惜他们去到的时候已接近尾声,还没听多久便迎来了一句“欲知详情,请听下回分解”,让他们都感到意犹未尽。至今提起,阿庞仍是满心遗憾。

 “经过这次旅行,我的心情得到了放松,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对即将进入社会的焦虑与不安,调整了自我,让我能够以一种‘空杯’心态去迎接职场的挑战。”阿庞说。

毕业是一场匆忙的道别

家键在哈尔滨理工大学就读材料工程专业,今年毕业后他便从黑龙江回到江门。一个月前,他被录取为硕士研究生,就不用为工作奔波。毕业前夕,家键和舍友们吃了顿饭,就像以往的许多次聚餐一样,6个大男孩笑得没心没肺,好像9月份还会开学见面一样。“我们都约好了,毕业那天不许哭,可是还是有人做不到。”当家键拉着行李,站在高铁站台时,才忽然感受到毕业的离愁,离别时一些东北同学还留下了眼泪,没了东北男孩平日里的豪爽。“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6个人真的要天南海北了。”家键说。

有的甚至来不及好好说声“再见”,小颖在东莞读大学,最近一次宿舍同学聚得最齐的时候是去年12月拍毕业照那会儿。小颖的舍友都在毕业典礼当天上午才到学校,办完离校手续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因为学校不能留宿,第二天大家都还有工作,还没来得好好道别就匆匆散了。”小颖说。

而五邑大学毕业生阿耀,甚至因为忙着参加老师的研究项目,连班级的毕业聚餐都没赶上。

毕业再出发 奋斗正当时

相比离别,让刚成为教师的晓君感觉更强烈的,是从学生到教师的身份转变给她带来的迷茫与恐惧。“实习时,顶着‘学生’的身份,我们在职场中更容易受到前辈的包容,如今脱离了这个‘保护壳’,我再也不能把自己当小孩了。”想到要面对前方未知的世界,晓君不禁红了眼眶。

五邑大学毕业生小黄目前从事零售行业,起点比较低,收入也并不理想,但他对未来仍保持一腔热血,“初入社会,大部分人都是从底层做起的,充满自信,肯往上冲,我相信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小黄告诉记者,原本他计划好了毕业后去旅游,但由于没有足够的经费,就先找工作上班了,“我不想爸妈赞助我旅游,等存够钱了,用自己的钱去一趟旅游更有意义。”至于未来的规划,小黄打算坚持学习,工作之余尽快考取专业类高级证书,或者考研。

埋头拼搏的,还有一些考研的大军,小李大四考研失利后,从学校回到了江门,制定了详细的学习计划,天天都在刻苦学习,准备接下来的考研,“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那就再试试,看看自己能力到底能去到哪里。”小李说。

文/图 江门日报见习记者 凌雪敏 周佩琳

(责任编辑:叶隽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