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派蜜蜂“出诊”,好神奇!

相信被蜜蜂蜇过的人,都能体会到那种痛与身体的不适,而在江门市五邑中医院,不少患者却主动上门求着被“蜂蛰”,还有求着被针刺。

江门市名中医工作室主任成永明表示,该院开展的岭南无痛蜂疗(以下简称“蜂疗”)、蝶腭神经节刺激术,越来越受到患者的欢迎。这两种疗法对反复感冒发烧、经常咽喉发炎、反复支气管炎、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皮炎、头痛头晕等常见病、疑难病,均有显著疗效。

▲蝶腭神经节刺激术越来越受患者欢迎。

▲蜂疗对过敏性鼻炎、反复支气管炎等疗效佳。

▲江门市名中医工作室主任成永明

医学指导

成永明:

江门市名中医,主任医师,教授,江门市名中医工作室主任,中国中医科学院广东分院暨广东省中医院传统疗法中心教授,中国民族医药学会蜂疗分会副会长。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蜂疗委员会副会长。擅长使用无痛蜂疗法、雷火龙灸疗法、鼻疗法、岭南个性化膏方疗法、蜡疗、蝶腭神经节刺激术、中医经方验方等,治疗成人以及儿童各种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杂病。

孩子患鼻炎,家长很烦恼

“儿子哮喘、鼻炎反复发作,经常感冒、咳嗽,雾化越吸越频繁。这两年带他到处看病,看得我很头痛,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一走进成永明的诊室,杨女士忍不住诉起苦来,她说,这些年,她带儿子跑遍了我市各大医院,但儿子的病一直好不了。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找到成主任,想尝试一下蜂疗这一特色疗法。

杨女士继续说道:“儿子鼻炎发作时,他就会搓鼻子,因为鼻子很痒。有时睡觉,他搓鼻子搓到床都摇摇晃晃,我在旁边都被晃醒了。以前他白白胖胖,现在面黄肌瘦,感觉营养不良,真让人头疼。”

经过望闻问切后,成永明表示,周周(化名)只有10岁,但黑眼圈已经很明显,而且脾肺肾虚,体质较差,需要好好调理、治疗,身体状况才会好转,建议予蜂疗、蝶腭神经节刺激术治疗。

成永明表示,鼻炎、哮喘、皮肤瘙痒是儿童的常见疾病,可以说是三联征。鼻炎若时间久了,可能会进展为鼻窦炎,还可能引起大脑缺氧,整个人变得烦躁,注意力下降,进而影响到学习成绩。

每天,成永明的诊室里都挤满慕名前来的患者,他们既有来调理身体的,也有特意来寻找蜂疗、蝶腭神经节刺激术等特色疗法的,其中,有很多都是鼻炎、哮喘、皮肤瘙痒的小病号,年龄最小的仅三四岁。他们当中许多已坚持蜂疗、蝶腭神经节刺激术治疗了一段时间,可以说是“忠实拥趸”。

陈女士是新会沙堆镇人,她5岁的小儿子宇宇(化名)患慢性鼻咽炎,反复流鼻涕、打喷嚏,慕名找到成永明。经过第一次蜂疗,宇宇的症状有所好转。记者采访当日,陈女士再次带宇宇过来进行第二次蜂疗。这次,她还带上同样患有慢性鼻咽炎的16岁大儿子俊俊(化名)一起过来治疗。经诊断,由于大儿子的病情更重,因此采用蜂疗、蝶腭神经节刺激术治疗。“两个孩子都患鼻咽炎,令我非常头疼。希望医生能治好我两个儿子的鼻咽炎。”

“蜂针”“蝶针”双管齐下,疗效明显

蜂疗、蝶腭神经节刺激术,是成永明的两大“必杀技”。这两大“必杀技”对治疗反复感冒发烧、经常咽喉发炎、反复支气管炎、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皮炎、头痛头晕等常见病、疑难病,有显著疗效。

蜂疗是成永明于1996年独创的疗法,至今已在临床运用得非常成熟。他介绍,该疗法的作用机理是选用经特殊中药喂养而减毒处理后的野生中蜂进行穴位点刺,配合特有的针刺手法,从而发挥蜂毒与穴位的双重治疗作用,达到消炎镇痛、活血化瘀及提高免疫力的功效,被誉为中医学“以毒攻毒、以毒扶正”的典范。

蝶腭神经节刺激术是北京同仁医院李新吾老教授发明的。两年多前,成永明特意前往北京向时年95岁的老教授求学,得其真传。回到医院后,他开展该技术的运用,如今越来越多患者接受该疗法。

成永明介绍,蝶腭神经节位于面部两侧深部的翼腭裂内,只有一颗黄豆大小。这里饱含交感神经与副交感神经,一旦由于过敏、局部感染等种种原因引起功能失调,并超过自我调控的范围,就需要外界的帮助来助力一把。关于蝶腭神经节的治疗原理,成永明作了一个生动的比喻:“刺激蝶额神经节以治疗疾病,相当于若小孩不好好学习,老师将其批评教育一顿,之后小孩就会自我改正、自我调节。该疗法准确率高,且安全,不会损伤到周围的结构,没什么副作用。”

“‘蜂针’+‘蝶针’这两种特色疗法双管齐下,联合起来治疗,往往有更大的力量,疗效更显著。”成永明如是说道。

“双针”疗法受患者欢迎

10岁的周周要接受第一次蜂疗,有些紧张,一直追问会不会很痛。只见成永明从随身携带的蜂盒内,用镊子夹出一只蜜蜂,另一只手拿着棉签在蜜蜂的尾刺上轻拂一下,然后夹着蜜蜂在周周的脚底轻轻一刺,快速取出。另一只脚如法炮制,整个治疗过程不到一分钟。一开始惊恐不已的周周,还没反应过来,治疗就已经完成。他惊喜地说:“原来一点也不痛。”

为什么被蜜蜂蛰不痛?成永明解释,这是改良过的岭南无痛蜂疗。之所以不痛,是因为自己选择的蜜蜂蜂种,属野生小型中蜂,毒性较小;蜜蜂在“出诊”前一两天就开始喂食有清热解毒功效的中药,以降低毒性。此外,治疗前,用棉签轻擦尾刺,可刺激蜜蜂排出一些毒液。另外,在刺的时候,医生手法快,刺在患者体内停留的时间越短,毒性就越小,所以患者感觉不到疼痛。正因为不痛,小患者们医从性好,能够坚持治疗一段时间,这样就保证了疗效。

做完蜂疗后,周周还接受了蝶腭神经节刺激术。记者见到,成永明先定位,找准下针位置,接着用细针扎进周周的蝶腭神经节。周周不自觉地喊道:“啊!好痛!”约2秒后,成永明将细针拔出,治疗结束。

成永明解释,患者感觉面部麻胀或出现放电感时,才证明扎准了位置。蝶腭神经节位置较深,医生需要对人体结构熟悉,才能找准位置,“这很考验功夫”。

接下来,周周还要接受20多次蜂疗、4次蝶腭神经节刺激术,才算完成一个疗程。对于这两种特色疗法的疗效,周周的妈妈杨女士充满了期待。

成永明告诉记者,许多患者经“双针”治疗后,均取得较好的疗效。30多岁的患者被右侧鼻窦脓性积液额困扰了3年多,经常鼻塞、打喷嚏,甚至是头痛,目前进行了3次蝶腭神经节刺激术治疗,症状明显改善了。有一位被头痛折磨得觉得像世界末日一样的患者,经“双针”治疗后,头痛症状明显改善……

成永明表示,他每次出诊都会带近两百只蜜蜂,几乎每天都会用完,蜂疗很受患者的欢迎。由于疗效显著,蝶腭神经节刺激术也越来越受到患者的认可,每天约有数十位患者接受该疗法。(文/图 江门日报记者 李银换)

(责任编辑:梁丽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