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老人深挖革命历史 传承红色基因 

江门日报讯(文/图 程建华)前天早上八点半,今年83岁的何翔踩着单车来到鹤山市老促会,如往常一样开门,简单收拾好办公室后,开始煮茶。随后,五六位鹤山市离退休干部陆续到来,大家在这里喝茶、聊天,并讨论老区发展的问题。这群老人们中,最年轻的已有60多岁,最年长的则近90岁了,他们把老促会看作“第二个老年人活动中心”。

△电脑和网络的普及让何翔的写作效率更高了。

不遗余力 弘扬红色文化

何翔是鹤山市老促会的顾问,在本报《推广红色文化讲好革命故事》栏目的采写过程中,他与记者一道翻山越岭、走访群众,寻觅革命遗址。

老人可以清晰地向记者讲述一段段革命历史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和故事细节。每次讲述时,他的眼里都会闪烁着光芒,让人忘记他已是年过八旬的老人。

何翔介绍,鹤山是江门地区唯一个“二类老区县(市)”,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遗留下许多革命遗址,也记载和流传着许多革命故事。常年在老区行走,接触革命历史,他很受感动和鼓舞。

何翔是鹤山沙坪人,多年来,他四处采集相关资料,结合自己的成长经历,编写了《沙坪风情》1—4辑,目前正在着手第5辑的编写工作。不仅如此,他还编写了《革命老区历史Ⅰ卷》《革命老区历史Ⅱ卷》《鹤山工业志》《鹤山青年运动史》《鹤山工人运动史》《鹤山、高明共产党史Ⅱ卷》等书籍,共计300多万字。

“由于有些历史跨度长达两个世纪,所以,采访搜集资料的难度非常大。我经常爬茶山、彩虹岭等山脉,虽然很辛苦,但在镇、街一些通讯员的配合下,我的工作得以顺利推进,心里也感到挺满足的。”他说。

潜心创作 记录当地历史

在鹤山市老促会的办公室,记者见到了一本叫《县委书记的身影——郭佛传略》的书。何翔表示,这本书的书名,他和鹤山市老促会的老同志们反复推敲、修改了三次。

何翔介绍,郭佛曾任鹤山县委书记,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鹤山从事革命和建设工作。他清正廉明,在当地为人敬仰,他的从政故事给了许多党员领导干部启迪。由于编写该书时空跨度大、史料浩繁复杂,何翔在鹤山市档案局翻阅了包括鹤山(高明)县委、县人委各个年份的历史资料,为撰写工作准备了较充足的素材。

“每天都有一些离退休人员在老促会的办公室喝茶、聊天,商讨工作。在他们聊天的过程中,我结合史料记载,对郭佛的事迹进行反复印证,最后客观、详实地书写了这位县委书记的‘身影’,也反映出鹤山在建国之后的发展轨迹。”何翔说。

强健身体 为老区建设出力

何翔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所以,后人不能忘记老区,要传承好红色基因。

作为鹤山市老促会的顾问,何翔认真对待每一次写作和文字整理工作。“写作要精神饱满,前提是身体要好。几十年来,我一直坚持每天打一个小时乒乓球,坚持洗冷水澡,希望能有更多精力和时间为鹤山老区建设出力。”何翔表示,在过去没有电脑的时候,他只能在稿纸上“爬格仔”,现在,电脑和网络的普及让自己的世界更宽了,写作效率更高了。他也经常向地方文史专家徐晓星、前《鹤山报》记者李植流学习写作技巧,希望编写更多的好书,让更多的历史得以保留。

(责任编辑:徐蓓蓓 实习编辑:邓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