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激活乡村振兴的“江门密码”

文/图 江门日报记者 庄英业 易航

为期3天的“2020塘口七夕等墟——在地创生节”,吸引了全国各地5万人参加;小小的鹤山来苏古村一跃成为“明星村”,吸引了超6亿元投资,计划打造乡村旅游示范景区;华侨城集团斥资50亿元投资的华侨城古劳水乡文化生态旅游度假区,新建宾客中心将于10月1日对外开放,古劳水乡将迎来全新蝶变……

目前,我市已有4条村——浮石村、五丰村、草坪村、强亚村,入选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新会区睦洲镇石板沙村也入选2020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乡村的好山好水好风光、原汁原味原生态、土生土长土特产,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江门乡村旅游在发展中走出了自己的特色之路,激活了乡村振兴的“密码”,串起了当地百姓小康路上的“幸福链条”。

样板一 石板沙:一岛一村一世界

“没想到新会还有这样的好地方,让人眼前一亮。”和朋友来石板沙玩的广州游客方梅霞一路感慨。坐在沙滩壁画前的秋千上,40岁出头的她像孩童般开心地荡起秋千。

石板沙村是西江上离岸独岛,岛上约有600住户,这里疍家风情浓郁,西江美景独特,形成了“一岛一村一世界”风貌,去年成功创办国家3A级景区,今年9月入选2020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

石板沙时光民宿是岛上唯一的民宿,该民宿创始人辙哥说,从“五一”到现在,每个周末都是满房。为满足家庭游客需求,二期独栋别墅正在紧锣密鼓地调整设计中。

江门的乡村旅游有多火,石板沙村可谓是风向标。每到节假日,石板沙村的游客成倍增长。“五一”假期,石板沙接待游客4.6万人次,带动旅游收入351万元。

“美丽乡村建设以来,石板沙村的基础配套愈发完善,许多村民就近择业,当成了‘上班族’。”回乡创业的阿媛说,旺季时,岛上的餐厅都是爆满,游客摩肩接踵。

样板二 祖宅村:因一间厕所成为“网红”

疫情的阴霾逐渐散去,人们的出游热情日益高涨。今年5月,开平塘口祖宅旅游厕所获得了2020年度世界景观建筑奖(WLA)最佳小建筑(Built Small组别),一时名声大噪,游客蜂拥而至。

△塘口镇供图

陈强是开平城区人,也是一名抖音主播,在朋友圈看到祖宅旅游厕所隐藏在开平碉楼间,专程来这里拍摄Vlog。“停车都很困难,游客真的是太多了,但这种场景让我感到很骄傲,说明开平也有‘网红’城市的潜质。”陈强感慨道。

强亚村党支部书记方焯健说,祖宅旅游厕所是美丽乡村建设的硕果,这些新建设的乡村地标,不仅让村容村貌焕然一新,也像吸铁石般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来这里旅游,“游客的脚步慢了,村民的钱袋子也鼓了”。

因环境改善,又靠近世界文化遗产地自力村,祖宅村还吸引了1亿元的“如也”民宿度假区项目,未来将规划建设40余栋民宿。

样板三 来苏村:“明星村”助力村民创业致富

和几年前大不一样,如今的鹤山共和镇来苏村已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明星村”。

△来苏村供图

走进村委会所在的来苏之家,左面墙上,“全国造林绿化千佳村”“广东省名村”“广东省十大宜居村庄”等17块牌匾占据了大半江山。村容村貌的改善为来苏古村的乡村旅游发展奠定了基础。

“发展乡村旅游需要实现一二三产业协同发展,增加旅游资源的附加值,提供吃住娱游等多种形式的业态。”来苏村驻村第一书记高智泉说,原来村集体经济收入一年只有10多万元,通过创新发展模式后,村集体经济收入翻了一番。

高智泉透露,目前,已签下6亿元的文旅项目,致力于将来苏村打造成大湾区的“莫干山”。

样板四 五丰村:将世界风情浓缩在一个村里

汽车行驶在台山海晏镇五丰村的村头,道路两旁一幢幢东南亚特色的建筑总让人浮想联翩,仿佛身临外域异邦。

实际上,五丰村是一个归侨村,始建于1963年初。五丰村第一书记陈金灿说,村民原来以种甘蔗为生,党的十八大以来,镇委、镇政府因村制宜、因势利导,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充分发挥该村独有的地理优势和东亚南风情特色,创建生态宜居乡村示范村。如今,五丰村已建设归侨文化博物馆、海侨风情园演艺馆、多家民宿和东南亚特色餐厅。

搭上乡村旅游的“快车”,乡亲们也找到了自己的“致富路”。“现在五丰村乡村旅游势头正盛,我自己也在村里搞起了民宿,现在旅馆每天预订房间至少8—10间,一年下来总收入差不多25万元。”五丰村村民唐木宝说。

“发展乡村旅游后,许多在深圳、广州打工的村民回家就业、创业,直接带动了村民收入。”陈金灿举例道,单单东南亚小吃斑斓条制作就可以提供40—50人的就业岗位,而这种特色小吃一年的销售额就达300多万元。

现状

助推乡村振兴

乡村旅游走出特色之路

发展乡村旅游,不仅让乡村人居环境发展蝶变,也成为了助力村民奔小康的幸福工程和民生工程。

2020年7月,广东省乡村振兴“成绩单”发布,我市获“优秀”等次,连续两年位列粤西片区第一名,这其中乡村旅游发挥了重要抓手作用。

以陈皮村、宝骏小冈香业城为例,通过打造“乡村旅游+”,不仅活化旅游资源,还助力拓展岗位增加村民就业,带动周围乡村振兴。

陈皮村运营总监陈艳芳说,陈皮村是大型特色农产品商业文化综合体,每年接待游客超100万人次,而商户不少都是附近村民。

“小冈香浓厚的文化底蕴是发展乡村旅游的重要‘法宝’,周边大大小小的制香厂有1000多家,从事制香从业的村民约2万人。”小冈香业城行政总监夏丹表示,小冈香业城平均每年吸引游客超50万人次,不仅带动了附近餐饮和民宿业发展,也直接拉动村民的收入增长。

“经过不断探索和实践,江门乡村旅游发展,创出了助推乡村振兴的独特路径。”江门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主要有以下四种路径:第一是文化旅游,将本土文化融入乡村,形成特有的乡村旅游特色,吸引游客,例如近两年崖门镇京梅村充分利用蔡李佛非遗文化品牌,建设京梅村蔡李佛武术文化旅游基地,形成了独特的乡村文旅品牌;第二是产业旅游,例如陈皮村、宝骏小冈香业城等;第三是美食旅游,例如石板沙、五丰村;第四是项目带动,例如古兜温泉、华侨城古劳水乡项目等。

“近年来,江门市的乡村旅游发展迅速,大有异军突起之势。”中山大学旅游学院教授、中大旅游规划设计研究院总经理陈奕滨表示,江门市乡村旅游资源非常丰富,侨都大地上各类乡村旅游资源富集,既有世界遗产地开平遍布碉楼的唯美乡村,如强亚、仓东,马降龙等,也有台山滨海海岛的浪漫渔村,如高冠村;既有以传统武术为特色的古劳咏春和京梅蔡李佛,也有以名人故乡为吸引力的古村落,如陈白沙所在的新会都会村、梁启超所在的新会茶坑村、陈铁夫所在的鹤山陈山村等;既有在新农村建设中涌现出来的网络乡村,如石板沙、五丰村,也有兼顾侨乡文化和乡村田园风貌的台山斗山镇浮月、浮石村;既有以产业融合为特色的新会陈皮村,也有以大项目投入为拉动的古劳水乡、古兜温泉、恩平温泉等,不胜枚举,且大都品质高,开发条件好,未来,江门有希望打造出一系列乡村旅游的精品,成为广东省乡村旅游的一个重要代表性地区。

摸索

创新合作

破解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难题

“垃圾多了,谁来清理?”“公共设施坏了,谁来修理?”“如何整合村民资源,整体开发乡村旅游?”……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乡村旅游的发展仍存在一些问题和短板,亟待破解。包括地方文化挖掘不深;旅游业态不够丰富;旅游体验质量相对不高;旅游配套服务设施较为缺乏;旅游拉动效应不明显,三产融合不够;旅游营销投入不足等问题,需要在下一阶段的发展中不断提升乡村旅游的开发能力,促进乡村旅游的全面精细化运营管理。

从去年5月到任,高智泉一直在思考乡村如何发展旅游,随后,一场以旅游带动农村集体经济的改革在来苏村进行。

通过调研走访,高智泉发现来苏村拥有山林、水库、茶厂、古建筑等旅游资源,他根据来苏村的实际情况,提出成立股份公司。

“村集体是大股东,创业者持有股份负责运营。我们先做子公司,未来会统一将股权转移到来苏集团。”高智泉说,今年以来,来苏村成立了鹤山第一家村级物业管理公司,筹备与第三方资本合作,推动文旅和农旅产业发展。来苏村引进的3000万元民宿第一期项目,将在国庆节对外开放。

江门华侨城也计划探索成立新型的政企合作服务管理平台,整合村民、村集体、政府和华侨城的资源。村民可以通过闲置资产入股,富余劳动力参与表演、导游、工艺品制作等加入;政府及村集体则加强乡村旅游的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整合乡村集体产权,村民小组产权,农户个人产权;华侨城则协助建立村民公约,区域内经营范围及管理规范,引入外部资本及商业运作。

“通过这个平台,带动更多村民参与,以房屋、土地入股的方式,盘活自驾闲置资源。”江门华侨城相关负责人说,加快特色硬件、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和旅游服务建设,打造古劳生态休闲、文化体验、慢生活民宿群,从而打造经营有特色、管理标准化的文旅产业,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带动古劳实现美丽乡村建设。

未来

多措并举

摆脱“成长的烦恼”

对当下正处在复苏期的旅游业而言,乡村旅游在逆风滑跑中脱颖而出。

“受疫情影响,一般主题公园和聚集性旅游项目将受较长时间影响,而乡村旅游成长空间巨大。”南京大学教授、江门旅游智库专家成员张建新表示,乡村旅游在乡村产业和城乡融合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和核心战略。

发展乡村旅游,不仅带动了乡村基础设施和人居环境的改善,也有利于乡村各种资源价值的实现,但也遭遇了布局不合理、开发略粗放等“成长的烦恼”。

如何摆脱这些烦恼?张建新认为,乡村旅游业在完善“食、住、行、游、购、娱”旅游基本要素的前提下,要对“商、养、学、闲、情、奇”的旅游发展要素进行深化,促进乡村旅游业合理布局。地方政府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政策,对区域性文化和景区进行提炼,打造多个乡村旅游区,形成乡村旅游线,进而打造旅游廊道,廊道之间形成综合性的产业走廊、生态走廊、文化走廊。

比如,针对古劳水乡,相关部门可以有意识地将沿线朝旅游廊道方向打造,丰富沿线旅游业态。再如,台山拥有绵长的沿海公路,又是全国全域旅游示范县,在开发乡村旅游领域具有良好基础,可以利用沿海乡村和广东西部沿海高速优势,打造黄金旅游带。

在陈奕滨看来,目前,乡村旅游资源导向和开发相对粗放,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建议做好四方面的工作:一、深挖地方文脉,让地方的建筑文化、历史传统、民间习俗、非遗文化等要素能够成为充实旅游品牌和提升旅游体验的重要支撑,促进文旅融合;二、加强产业植入,让更多产业、产品能够借助旅游的纽带和平台,通过“旅游+”的方式来提升产业发展水平,推动乡村产业升级发展;三、鼓励多元创新,丰富业态产品,让乡村旅游始终保持良好的活力和发展动力;四、创新社区治理模式,让各个利益相关主体有更充分的话语权,提升社区治理能力。

“乡村独特的自然和人文禀赋,都是乡村旅游的核心,因此保护乡村的青山绿水、风土人情是乡村旅游发展过程中必须要守住的‘红线’,也是保证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的根本要求。”陈奕滨说,乡村旅游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但乡村旅游的开发和管理则是智力密集型,因此,要引智和扶智相结合,提升乡村旅游的智力资本。通过引入高质量运营管理团队、智库乃至有理想的乡建知识青年等旅游开发管理人才,培育社区旅游从业精英,来提升乡村旅游的开发管理水平和持续经营能力,为乡村旅游腾飞插上知识的翅膀。

(编辑:方艺  二审:钟建基  三审:徐铃静)